告別紙質發票,江蘇省電子票據管理改革步入“深水區”

來源:財政部 作者:財政部 人氣: 發布時間:2019-10-08
摘要:有圖有真相,媽媽再也不用擔心我會亂花錢了!8月底,在手機支付了住宿費后,南京工業大學大三學生小王的手機收到了一條短信鏈接,點擊后,一張1500元的住宿費電子發票立刻跳轉出來,小王下載后將這張電子發票發送給父母。 現在完成繳費,即可獲得財政電子票...
baidu
百度 www.yrgyvj.icu

  “有圖有真相,媽媽再也不用擔心我會亂花錢了!”8月底,在手機支付了住宿費后,南京工業大學大三學生小王的手機收到了一條短信鏈接,點擊后,一張1500元的住宿費電子發票立刻跳轉出來,小王下載后將這張電子發票發送給父母。

  現在完成繳費,即可獲得財政電子票據,而就在上個學年,開學10多天后,小王才從輔導員那里領到紙質發票。這一變化緣于江蘇省今年4月啟動的省級財政電子票據管理改革,除了小王所在的南京工業大學之外,江蘇省人民醫院、南京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蘇州大學、揚州大學、南京中醫藥大學、江蘇省公安廳交管局和江蘇省交通廳港航事業發展中心也被納入第一批改革試點。截至8月底,上述單位成功開具財政電子票據767647份,涉及資金34474.46萬元。

  深化“放管服”,電子票據管理改革試水醫療、教育領域

  一張四四方方的電子發票圖片承載著濃濃的民生情懷。“教育、醫療事關百姓切身利益,改革就從醫院、學校開始。”江蘇省財政廳綜合處處長戴民輝介紹說,當前,為深化“放管服”,全省各級政府積極推進“互聯網+政務服務”,財政電子票據管理改革有利于打破信息孤島,促進部門間信息共享,變“群眾跑腿”為“信息跑路”。

  在改革試點醫院,患者看病很方便,不用去窗口排隊,提前在家通過手機預約掛號并繳費,手機就能實時收到電子票據。南京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財務收費窗口負責人、財務支部書記柏常青告訴記者,患者在該院就診可通過在“南京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微信公眾號完成預約掛號;現金繳費可以在醫院公眾號選擇微信或者支付寶,醫保繳費可通過“我的南京”APP實行手機結算。患者通過這些方式繳費后,可以實時下載電子票據。在醫院,患者也可以借助自助終端設備,通過輸入病歷號快速打印獲取票據,全程避開了各種就醫流程中的排隊等待的環節;同時,也為患者、醫保等票據調取、查閱提供便利。

  改革不僅方便了群眾,也讓試點單位拍手稱快。“夜里12點,辦公室燈火通明,整個部門30多人齊上陣,6臺打印機連軸轉,全校本科生加研究生有3萬多人,每人至少一張紙質發票,僅蓋章就要蓋上幾萬個,打印機也不堪重負,熱得罷工是常有的事兒。”回想以往的開學季,南京工業大學計劃財務部副部長張海燕的腦海里就會浮現出這樣的場景。

  “學校納入試點后,網上繳費平臺與財政電子票據管理系統成功對接,財務部門批量開具電子票據,每張票據都能及時準確‘發放’到學生本人。不用打印、蓋章、分發,一個工作人員就能輕松搞定。”張海燕欣慰地說。

  江蘇省財政電子票據管理改革的路線圖也已劃定,改革受益的范圍正不斷擴大。今年年底前,改革將覆蓋所有省級醫院,每個市、縣至少有1家醫院實施醫療電子票據,省級部門和市縣所有非稅執收部門將全面推進非稅收入電子票據。

  以改革促監管,讓財政票據管理長出電子“牙齒”

  從紙質票據到電子票據,發生變化的不僅僅是票據信息的載體,本質上是對財政票據監管方式的革新。

  “以改革促監管,要讓財政票據管理長出‘牙齒’。”戴民輝認為,改革大大推動了財政電子票據全流程管理體系不斷完善。推進財政電子票據管理改革,已成為提高便民服務、解決財政票據監管問題,提升財政票據監管水平和效率,創新財政票據監管的一種新模式。

  記者了解到,財政電子票據管理流程是:制樣、賦碼、開具、傳輸、查驗、入賬和歸檔。具體來說,財政部門通過財政電子票據管理系統制作票據模板,向試點單位發放財政電子票據票號;試點單位通過財政電子票據管理系統開具財政電子票據,網絡傳輸;繳款人獲取財政電子票據并通過電子票據查驗平臺查驗票據真偽;試點單位和繳款人將電子票據進行入賬處理;財政電子票據分別由財政部門、試點單位和繳款人進行歸檔保存。

  “每個電子票號只能使用一次,一筆業務只能生成一份電子票據。電子票據經試點單位電子簽名后,財政端驗證單位電子簽名有效性、電子票號唯一性,無誤后追加財政監制電子簽名。試點單位的開票數據實時連接財政部門,財政部門可以及時監測到票據開具中存在的問題,變事后檢查為事前控制和事中監督。”戴民輝說,對財政監管部門來說,事前,嚴格按照規定設置收款項目、標準等信息;事中,掌握財政電子票據的開具信息,發現并解決財政電子票據開具過程中存在的問題;事后,開展財政電子票據的監督檢查工作,有效防止財政電子票據重復作廢、重復開具或利用作廢票據套取資金等問題的發生。

  改革步入“深水區”,打通電子票據流轉“最后一公里”

  在改革不斷加快和技術日趨成熟的今天,人們對于電子票據這一新生事物具有天然好感,但接受起來卻需要一個過程。

  “截至8月22日,電子發票發送給門診患者52萬張,而住院只有9500張。”南京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門診和住院的電子發票量為何如此懸殊?柏常青說,撇開門診和住院的患者人數差異因素,住院治療很可能涉及到報銷,而不少報銷單位對電子發票并不接受,要求報銷人提供紙質發票,這樣一來,電子發票就陷入了應用難的尷尬之地。

  “電子發票需要打印出來才能報銷,有重復報銷的風險,因此,我們要求報銷人必須手寫一份首次報銷的承諾。”張海燕坦言,電子票據改革解放了財務部門的同時,也對財務部門的票據管理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卡在報銷這一環節,原因還在于相關部門之間數據尚未銜接好。“如果將來系統能覆蓋相關多個部門的信息,只需一張電子發票,就可減輕納稅人稅負了。”南京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財務處處長陳鵬說,今年新實施的《個人所得稅專項附加扣除暫行辦法》規定,對于大病醫療專項附加扣除,由納稅人負擔的醫保政策內醫藥費用支出超過1.5萬元的部分,在每年8萬元的限額內據實扣除。抵扣的過程中,涉及稅務、醫保等部門,倘若各部門數據實現互聯互通,集成到一個平臺上,那么電子票據將大有用武之地。

  一旦電子票據在應用環節上取得突破,改革就會走得更順暢,社會效用也會大大提升。對此,戴民輝表示,目前,江蘇省正積極開展財政電子票據報銷入賬試點,推動財政電子票據的入賬和歸檔,促進財政電子票據的社會化應用,打通財政電子票據管理流程的“最后一公里”。

时时如何杀跨度